斯文败类

脱饭退坑
江湖再见

©斯文败类
Powered by LOFTER

As you may like it 12

拖这么久两个原因 1 我病了一个月 2 在公司不敢写恋爱桥段


周四下午樱井接到大野智电话,让他去工作室一趟。


大野智算是樱井前辈,大学读一半非得出国学雕塑,学成回国之后还是进了政界。他比樱井早接触政治,也早脱身。好在祖师爷赏饭,现在既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能喂饱自己。


大野也不含糊,开门见山:听说你最近又在挖古董?

樱井屁股下的椅子都还没坐热,倒也没藏着掖着:嘛,试试水温咯。

大野糊了满手泥,抓着一条抹布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上次没被烫伤吗。

所以才得找烧开水的人付医药费呀。樱井摆弄着大野桌子上的美工刻刀。

大野智把抹布扔进...

足球真是太有魅力了。
希望某位中锋也可以不要沉迷于赚钱和纹身赶紧减减小肚腩回来大家一起踢442啊。

【Y2】As you may like it 11

鸠山在绯闻爆出之后不久就跟向岛红叶分手了,理由也不说的完全。向岛了然头也不回地拖着箱子走了。

因为跟鸠山谈恋爱她算是休息了小半年,停止了各种活动,全身心的扑在恋爱里。同鸠山分手之后她打的第一个电话是给美国经纪人,第二个是樱井。


谢谢你百忙之中愿意出来同我见面。向岛见樱井过来便站起身像他微微鞠躬。

不会不会,反倒是我很惊讶。樱井落座的也利落。

要喝点什么吗?向岛向他摇了摇手上的菜单。

咖啡就好。

那我要大吉岭,谢谢。


向岛不愧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模特之一,樱井以一个专业人士打量着她的五官。

骨相确实不错。

殊不知与此同时向岛也在打量...

【Y2】As you may like it 10

樱井提议送二宫回家,后者没拒绝。单肩背着他的小包跟在樱井后面上了车。

二宫住的地方是个大型住宅区。社区的单行道上的路灯昏黄得看不清路边的细节。樱井也没有开远光灯,被昏黄光线照得褪色的周围让樱井觉得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他和二宫两人。

他觉得挺好的。

二宫应该是最近连轴的手术累着了,樱井车上的味道跟本人身上的一样,便安心的蜷在座位上。

车子缓慢地向前行驶。


是让人安心的,樱井想。

像是年少时期找到的可以藏身的一隅,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像是放学时坐在河堤的草坡上带着耳机看夕阳。

这是二宫给他的感受。

是自由的。


二宫的公寓很快就到了。...

【Y2】As you may like it 9

樱井在千代田区的一个料亭见人。


穿着的西装裤子裹在腿上跪了两个小时,端着酒杯云淡风轻的模样一点没觉得他小腿正在爆炸般的失去知觉。


“你离开民进党这么长时间,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对方也是同样姿势,夹了一块儿三文鱼,沾着芥末,放在舌头上,不紧不慢地嚼着。

樱井仰头喝光手中的酒。

“谈条件到不至于,就当是信息交换。”樱井抬眼,像是只贪婪无厌的浣熊。

对方也不恼,嘬着清酒沉吟了半晌,说:“听起来平等,但怎能与你这个外人交流。”

樱井微笑,“那,就当您对我的施舍了。” 说罢从包里掏出一个深紫色手巾包裹的盒子,毕恭毕敬地移到对方面前。...

【Y2】As you may like it 8

失踪人口并没有回归。


=====================


二宫晚上10点接到电话。

上次的主刀医生亲自打电话过来,要求他预位并且做好通宵的准备。

手术一直持续到天亮。


68岁的患者,上周心脏搭桥手术结束之后,昨天凌晨因为手术并发症发作,药石无灵。


二宫坐在贩卖机旁的长椅上,了无生气。手机一震一震,他头一歪,屏幕上一明一灭的是樱井的脸。

他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太有,就任由着手机震动。


二宫走在医院住院部的走廊里,这一层是专门给儿童,走廊上到处都是住院的小朋友的画,细幼的笔触描绘的是他们想象中的世界。二宫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由远处传来一阵孩子们的嬉笑声...

y2/おかわり

“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你忘记明天要考试了吗?”

樱井在床上打了个滚,抱着床上的枕头,“啊——啊——这话从nino嘴里讲出来真的好奇怪啊。”

“什么呀。”二宫用下巴和肩膀夹着电话听筒。

“那跟我去东京吗?”樱井把脸埋在枕头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不去。来回坐车很麻烦。”显示屏的蓝光幽幽地照在二宫脸上。

“哎————就当是陪我嘛。”

“多大人了,去考个试还需要人陪。”

樱井一下子坐起来,挠了挠头,又塌下腰:“早知道就强迫你跟我报一所学校了。”

“嗯?你说什么?” 啊啊啊,隐藏关卡没能进去,二宫咂了个舌头,忽略了樱井在电话那头的碎碎念。

“嗯……没事!我要睡了!nino...

烦人。
你们啊。图样。sometimes naive。
已婚cp我都搞过,谈个恋爱算个屌ˊ_>ˋ。
只要这对cp老子想磕什么时候都可以磕。

y2/足球捏他和少年たち。

二宫很快在足球队的更衣室内部出了名。

“那个每天下午4点都会准时出现在看台倒数第三层的家伙。”

最开始足球部的民那桑都认为二宫只是偶尔放风看着远方的文艺少年。但后来发现他出现的次数和时间实在是太过精确,以至于所有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个到底是谁招来的stk。”


17、8岁还瘦得跟排骨精一样的男孩子们面面相觑,这要是个小姑娘可能一个二个都狗腿子一样凑上前去献殷勤,可这偏偏是个跟他们一样的男孩子。踢后卫的家伙一拍脑袋,“难不成是杏里酱的????”

叫杏里的体能教练小姑娘把一盒小甜饼扔在桌子上,一脸鄙夷的看着一群半裸的小男生,慢悠悠的扫视完不大的更衣室之后,说:你们自己招过...

回家了来跟你兄弟合张影。希望你俩今年的弟弟憋在一个模子刻出来了。